要「尊重生命,关怀自然」,就别弄夜间动物园

郑丽榕(国立政治大学台湾史研究所助理教授)

近日有候选人从观光的角度,把规划台北的夜间动物园当成政见。他说明想仿效新加坡夜间动物园,拟以「全面而完整的设计」,改善动物园参观动线,增加游乐设施,以带动台北市南区发展与观光业。如果我没有读错,这项有关动物园的政见,即是提出台北设置常设性夜间动物园的构想,百分百突显出动物园的商业色彩,以营利目标来考量动物园的存在。

衡诸台湾公立动物园发展的历史,这实在是一项开时代倒车的建议。它忽视了现在台北动物园作为社教机构的定位,且无视动物权、动物福利的世界潮流,忘了台北动物园多年来呼喊的「尊重生命、关怀自然」口号,放弃该园极力形塑的保育与专业形象。

要「尊重生命,关怀自然」,就别弄夜间动物园
台北市立动物园适合仿效新加坡设立夜间动物园吗?|

当今确实有一些热带地区的城市设有夜间动物园,配合游客夜生活需求,以成人型态的娱乐为主要规划,并结合当地的丰富自然资源条件,在园中创造原野气氛,或以动物表演等活动作为吸引游客的诱因。如澳洲北部昆士兰州Cairns观光业很发达,附近有闻名的热带雨林园区,前往大堡礁亦不远;当地气候湿热,适合夜晚活动;夜间动物园在7:00开放,游客入园先吃BBQ,在酒吧放鬆,再点燃火把去看动物。

而新加坡夜间动物园则是让游客观赏动物表演及婆罗洲土着表演,并强调游园者近距离接触动物,体验雨林探险感。其中几家夜间动物园都採用「night safari」为其英文命名。「night」是指夜间,而「safari」,作家刘大任曾译为「萨伐旅」,有「狩猎旅行」的意思。字源来自阿拉伯文,原指有组织、有计画地带着马、骆驼、商品、武器、饮食及医药与各种人员穿过大沙漠,后来被广泛用于冒险旅行。

特别是在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西方帝国主义殖民非洲时期,西方贵族阶级和富人把到非洲的狩猎视为高尚的体育运动,透过狩猎旅行,以猎枪进行大规模杀戮,来彰显旅行者的勇猛自信,但也在极短的时间对当地的生态环境造成破坏。随着自然资源的有限化,各国对狩猎的规範日益严格,现代观光业中的safari已有转化,即使仍与野外经验相关,也希望用其他方式提供游客冒险刺激的旅游经验。

如上述,当地丰富的自然资源、动物表演等活动,常是夜间动物园观光化中的主要卖点。在考量是否设置常设性的夜间动物园之前,先不论台北的自然资源条件如何,在动物表演这一部分,1978年起台北动物园即已完全停止这种违反潮流的活动,1984年并已清楚向外宣示动物园不是看动物表演的地方,这也是台湾的公立动物园与民间商业性质动物园最能显示出区别之处。

要「尊重生命,关怀自然」,就别弄夜间动物园
在澳洲Cairns夜间动物园中,游客与动物近距离接触。|

由于都市生活中对于夜间休闲的需求,台湾自1910年代以来,即举办了不少商业性质的暑期纳凉会,包括「纳凉列车」的火车旅游、「纳凉联合贩卖会」等,举办地区多在日人较多的台北、新竹、台中及南投等。在这种城市夜生活兴起的情况下,暑期夜间动物园开放也不是战后的新创。早在1930年代,旧台北动物园──位于圆山,即在暑期约半个月的时间中于夜间开放,18:00-22:00开园,让市民「纳凉」休闲。

当时游客入园除观赏动物外,也可参与施放烟火、看电影、观赏台湾戏剧、摸彩等各项活动,据称入园者达数千人。虽然没有太多报导证明,但可想见这些夜间活动对园内动物作息的惊扰,特别是施放烟火巨大的声响,必然会引起鸟兽的大骚动。动物园夜间开园一直是办办停停,如1953年夏,圆山动物园恢复举办夜间游园的纳凉会,但次年即因体认到「因夜间游客惊扰,有碍动物健康」,而予停办,就爱护动物的观念而言,这种宣告可以说是一种管理思维上的进步。[1]

不过,1970年夏季,圆山动物园又一度恢复夜间开放,仍用纳凉晚会名义,开放时间长达90天,其后又再中止。就如同现在的夜间动物园的经营方式一样,动物表演是满足人们休闲目的不可免的活动,圆山动物园于1930年夏季夜间开放时,也必须安排动物表演,据报载曾由园外的台北市民把训练过的八哥带入园,由牠们为观众表演讲简单的「国语」(日语)。[2]

另一种型态的动物表演则是动物间的厮杀,如1934年完工,设于嘉义市内的儿童游园地,该园在夜间开园时,曾以猫鼬与蛇的生死之争作为余兴节目。这种所谓「龙虎斗」的类似情况并没有就此消失,在战后,1950年前后的圆山动物园,亦曾再度以此消费生命的商业作法招徕观众。[3]

事实上,即使不提供动物表演节目,光是夜间开放所带来的人潮与噪音,以及游客狂欢后发生的种种脱序行为,都很容易影响到动物的夜间睡眠,或对动物造成紧迫压力。这些负面效果,连向来较重视动物福利的国家,都难以完全排除。如老牌的伦敦动物园,也已举办多年的夜间开放,在每年六月及七月间週五晚间让游客入园,主要是年轻族群,他们在动物园内尽情享受美食与音乐,扮演动物,观赏表演,看动物餵食秀等,确实成功吸引游客,提升该园不少收入。

但英国《卫报》有报导,提及伦敦动物园举办的夜间活动(Zoo Lates)中,游客狂欢后把啤酒倒在老虎身上。此外还有游客脱光光跳入企鹅池子,以及未经证实的谣言说有醉酒妇人企图爬入狮栏内。评论者指出这些危及动物福利的意外,都是动物园夜间活动所带来的负面效应。

要「尊重生命,关怀自然」,就别弄夜间动物园
每年大量的游客涌入伦敦动物园的夜间活动,恐对动物的福祉造成危害。|

目前台北动物园也有暑期夜间开放,但有相当的限制,开放的时间一年只有八天,是七、八月间的週六,除经常性的动物展示,主要在门口广场举行动物知识有奖问答、乐团及剧团等文化表演。这些节制措施显示该动物园的管理者相当程度明白夜间开放对动物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毕竟动物园是一个完全人造的自然环境,考量生活于其中的动物的感觉与处境,予其较不受干扰的生活,对希望永续经营一所动物园,必然具有正面意义。

提供教育及保育功能是现在动物园自我辩护的说法,1995年世界动物馆暨水族馆协会(WAZA)也明订「物种保育」及「环境教育」是动物园经营的重要目标,如果一所公立动物园放弃了这最基础的一面,而成为迎合群众、充作提升观光事业的工具,那可说这只是一所没有灵魂、轻鄙生命与自然的游戏场而已。

附注

[1]〈五日の晩には仕挂花火 圆山动物园で〉,《台湾日日新报》,1933年8月4
日,夕刊版2;〈动物园纳凉会今晩の余兴〉,《台湾日日新报》,1934年7
月24日,夕刊版2;〈圆山动物园纳凉会停办〉,《民声日报》,1954年7月
16日,版4。

[2] 〈国语を话す 珍鸟が出场 日延べの夜间动物园〉,《台湾日日新报》,
,夕刊版2。这只八哥据说能讲10多句日语,译为汉文如:早
安、晚安、痛喔、我是八哥、妈妈以及客人抱歉,以及模仿铁槌声等。

[3] 〈儿童游园地の夜间开场〉,《台湾日日新报》,,版3;
〈龙虎鬪:动物园今表演 鼬猫恶鬪毒蛇〉,《公论报》,1949年12月30
日,版4;〈龙虎鬪:动物园今日有表演 招待风景协会会员〉,《公论
报》,,版4。


原标题:夜生活、萨伐旅与动物园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