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ia Garcia Herrero 【中国】银行业持

Alicia Garcia Herrero 【中国】银行业持

在经济增长放缓和贸易紧张局势加剧的背景下,媒体报道了中国将对另一家陷入困境的银行提供救助。恒丰银行未能披露过去两年的财务报表,将可能是寻求国有企业支持的第三家银行。在第三次潜在救助之前,锦州银行的救助已经表明,近期对锦州银行的纾困措施显示,早前中国人民银行对接管包商银行并非单独事件,一些中国小型银行的确存在偿付能力和流动性的问题。这将对债券市场和金融领域产生广泛影响。

银行债券发行金额大减

包商银行是内蒙古的一家城市商业银行,也是自九十年代末以来第一家政府接管的银行,按资产规模计中国排名第二大的建设银行被委任託管包商银行业务,据报将持续一年。此后,由于市场担忧交易对手及更广泛的传染风险,债券市场息差随之攀升。

同业存单对小型银行而言是最重要的资金来源,但自「包商银行事件」发生后,息差已经明显扩大,债息上升于风险较高的银行尤其明显。此外,评级较低的银行债券发行枯竭,96%的发行计划都在市场担忧高峰期被取消或推迟。第二季银行净债券发行金额亦大幅下降,与非金融企业形成鲜明对比,这为急需筹集资金以满足监管要求的银行带来额外压力。

从政策角度来看,小型银行是小微企业的主要贷款方。由于市场对小型银行风险偏好降低或许会影响对小微企业的扶持政策,央行因此迅速反应以稳定市场信心。如投资者认为小型银行的潜在风险愈来愈大,这将使中国政府更难实现支持银行向民企,尤其是小微企业贷款的目标。诸如此类,市场对「包商银行事件」的反应,表现出对其他小银行传染的担忧。

人行及时推措施稳信心

这促使人行作出及时反应以稳定市场,採取一系列措施以确保小型银行具备充足的流动性。首先,人行加快推进存款保险计划,稳定市场信心。此外,再贴现和常备借贷便利(SLF)限额提高,以满足银行的短期流动性需求。虽然监管机构并不乐见大量同业存单发行,并透过宏观审慎评估体系(MPA)控制规模,但现已纳入人行的合格抵押品。

投资者的忧虑不无道理,因为中国银行业多年以来已愈加分化,大型银行财务状况比小银行可靠。我们预计,这一趋势会在小银行传统流动性和盈利能力下行,以及新政策目标的困境下持续下去。

小型银行面对不少挑战

流动性方面,中国银行业两极分化且持续恶化并非没有原因。首先,小型银行更依赖于存款以外的资金来源,自2014年末以来,资本大量外流已导致其存款基础明显削弱。其次,人行加大了银行在单一管道筹集资金的难度。实际上,宏观审慎评估体系(MPA)给货币市场加设限制,意味小型银行在流动性方面挑战更大。第三,小型银行的抵押品较难被人行接受,因而倾向减少依赖人行提供流动性。举例来说,人行接受政策性银行和其他大型银行的票据但不接受小银行的。

除融资管道收紧,更严峻的流动性环境鼓励小型银行寻找传统贷款以外的业务。结果是,中国银行保险监督委员会终止了很多影子银行的活动。虽然小型银行近期为弥补影子银行的损失而加大发放贷款,但目前净利润增速已经停滞,盈利能力仍面临挑战。

政策令小型银行更难竞争

除了资产负债表结构不同,新的政策目标或许会造成更大的分化。为实现向中小企业贷款的目标,大型银行放宽了抵押品要求,此举意味大银行因其较低的融资成本而更具竞争力,可以吸引风险较佳企业,而小型银行或许会因较高的融资成本导致竞争力下降,为政策目标而借贷于风险较高企业,面临资产素质下降的风险。

总而言之,中国大小型银行因目前政策而难以形成公平竞争环境,因此我们预计小型银行将持续受压,但这并不等于小型银行会违约或被允许违约。正如包商银行和锦州银行的案例所示,我们认为大型银行仍有空间实行此类纾困措施,这至少能在短期内减缓或延迟系统性风险。

 

法国外贸银行亚太区经济学家吴卓殷对此文也有贡献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