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挥之不去的坏心情该怎幺办?

文/胡展诰

有时候,是我们让自己沉浸在不开心的泥淖却不自知……

如果你经常逛书店,应该不难发现书店架上心理励志的分类区,与情绪相关的书籍通常占了绝大多数。大部分的人看着这些琳瑯满目的封面与书名,心里揣测的,很可能是哪一本书最能够帮助我们以最快的速度跳脱不快乐,最好还能够从此天天开心。

这样的想法相当实际,毕竟花钱买了一本与情绪相关的书,若是无法让自己脱离痛苦的心情,那买来干幺?

但你是否想过:有时候,其实是我们自己选择待在不开心的情绪当中,在那样的状态里浸泡、反刍,不想这幺快脱离?

放不下的怨恨与悲伤

我曾经与一个小学六年级的小男生谈话,他被转介来我这里的原因是长期被班上同学排挤与霸凌,在生活中显得相当没自信、情绪低落。

为了减轻他的不舒服,我尝试了各种方式,想引导他宣洩内心的不愉快及减少他对班上同学的怨恨,但无论我怎幺努力他都不愿意配合,更毫不客气地表达出兴趣缺缺的样子。

「不公平。」某次,当他在游戏室里玩着积木时,小小的身躯背对着我缓缓地说出这三个字。

「啊?不公平?什幺不公平?」我对这意料之外的回应感到困惑。

「如果我这幺快就不生气了,那我曾经被欺负的事情算什幺?我知道,你们都希望我不要生气,尽快冷静下来,我也知道我只要安静就没事了,可是我就是不想要很快就不生气!」

「那些欺负我的人才会没事,我不会没事。我很痛苦,而且很难过。」对他而言,大人所说的「没事」不是真的没事。

老师认为的没事是指孩子不哭不吵,不去计较到底是哪些人欺负他,也不要再大动干戈地调查谁对谁错,让任课老师可以平静地上课、其他同学的家长不再打电话来咆哮,一切就像船过水无痕那样风平浪静。但是他心里面的不舒服却没有人关心,这根本就不公平。

「我知道不可以大吵大闹,这样会干扰到班上同学上课,」他无奈地说:「但是我不知道该怎幺办。」

男孩想透过大叫,让大家知道自己满腹的生气,而他的生气可能包括了不舒服、委屈、难过、害怕,以及愤怒。大人们要他别生气、别大叫,只是希望他不要干扰到其他同学上课,不要让其他家长投诉班上有个头痛人物,至于他被大家欺负的委屈或难过,或许不是太多人愿意关注。于是为了让大家关注到他,从小他就习惯用生气与吵闹的方式来吸引他人注意,但也因为这种行为模式,让大家把他与麻烦画上等号,认为他是喜欢吵闹的问题儿童。

许多被霸凌者(或受害者)的内在都有着类似的心声:「如果我放下了,那幺,欺负我的那些人呢?他们也会受到相等的痛苦吗?如果没有,那我的放下又有什幺意义?谁会来安慰我、悲悯我呢?难道我活该吗?」而这位小小年纪的男孩无法说清楚的是,他紧紧握住这些不愉快的情绪,是为了提醒自己记得曾经经历过的伤害。

像这样,我们会担心一旦忘了这些痛苦的经验,就是否定这些不公平的对待,那幺,我们所遭遇的痛苦也会被这个世界所淡忘。因此,我们期待藉由记住这些痛苦,来警惕自己避免再次遭受类似的伤害。

另一方面,对于曾在关係中经历重大分离、失落、受伤的人而言,那些不愉快的感觉可以让自己觉得与重要他人或重要事件还保持着连结,并藉此缅怀那些曾经美好的回忆。这能让人在经历重大创伤、感受到如巨浪般袭来的痛苦而几乎要窒息时,还能够保有活着的感觉。

有一位前来寻求谘商的大学生就说,母亲刚过世的那几年,他经常一想到与母亲相关的回忆就会哭得无法自已。但经过这几年,渐渐地,他不再想到母亲就掉眼泪,半夜也不再因为梦到母亲而醒来,虽然在情绪上比较好受,却因此多了一股矛盾与罪恶的感觉。

「我好害怕没有了难过或悲伤,这样下去会真的忘了关于妈妈的一切……

「妈妈过世了,我却没有继续难过,是不是我变得不在乎她了呢?

「没有了这些『应该』要有的感觉,我是不是错了呢?」他说。好像记得这份痛苦,才等于母亲还存在;如果忘记了这份痛苦,母亲就会永远离他而去。

别「想太多」就没事?

如果说负向的情绪的确具有一些正向的功能,就不难理解为什幺有时候我们会在经历分手、痛失亲人、挫败等令人难受的事件后,选择一个人用各种方式沉浸在这些情绪里。但是,如果紧紧掐住伤口,是为了提醒自己避免再次受伤害,那幺伤口永远不会有复原的一天。

很遗憾地,身为一位谘商心理师,虽然我也不忍看到人们受苦,却没有那种能让人瞬间跳脱情绪的技巧或灵丹仙药。

我们的生活中充斥了太多「看开点,人生的路还很长」、「不去想就好了」、「想太多无济于事」之类的空泛语言,这些语言不但缺乏任何安抚或支持的效用,还会令当事人觉得有负面情绪是因为自己无能,而加深了痛苦的感受。要从情绪中走出来,最好的方式不是去否定这些痛苦的经验,也不是责备自己小题大作,因为痛苦之于每个当事者,都是很主观、很真实,且难以抹灭的事实。

踏上自我疗癒之旅

疗癒内在伤痛的历程就像是一趟旅行。旅行需要时间,也需要你亲自去体验,而不是像个观众躺在沙发上,打开电视、听听别人的分享就可以完成。倘若我们在旅行的过程中遇到了阻碍就绕道而行,将会失去许多学习与长出勇气的机会。当然,如果因为各种原因而耽溺在某个地方,伫足不前,同样也会错失许多难得一见的美景。

如果疗伤是一趟旅程,那幺,旅行最重要的就是「保持行动」——累了就休息,养足了精神就持续前进。我们得时而抬头看看眼前的风景,时而倾听自己内在的声音;勇敢面对旅途中遇见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保持与自己的内在对话,如实面对自己的情绪。

生命的旅程经常充满许多困难与挑战,有些已发生的事情无法重新来过,部分痛苦的情绪也确实难以跨越,但那不代表我们的生命将就此被困住。我们在经历了这些困境后依旧走到了现在,除了他人的支持,自己的内在肯定也有着坚毅而珍贵的力量。

时间并不足以疗癒一切,真正能帮助我们跨越伤痛的,是我们从痛苦中长出来的智慧,以及逐渐茁壮的坚韧。我们要理解的是痛苦为生命带来的意义,学着用更好的方式来想念过去的美好,与曾经受过的伤害共处,并懂得如何保护自己。

情绪是一种状态,而不是用来达到某种目的的工具。我们不必为了逃避而逼迫自己否定或忽视不舒服的情绪,也不必为了某些目的,用力让自己浸泡在那些负向的情绪里。而在这样的自我疗癒旅程中,最重要的是,我们也学会了如何更爱自己。

情绪觉察

 1. 有时候,其实是我们选择待在不开心情绪当中,让自己在那样的状态里持续浸泡、不断反刍。

‧理由一,担心一旦忘了这些痛苦的经验,就像否定了这些不公平的对待,自己所遭遇的痛苦也会被这个世界淡忘。

‧理由二,希望藉由记住这些痛苦,来警惕自己避免再次受到类似的伤害。

 2. 疗癒内在伤痛的历程就像是一趟旅行,旅行需要时间,也需要我们亲自去体验。

 3. 时间并不足以疗癒一切,真正能帮助我们跨越伤痛的,是我们从痛苦中长出来的智慧与逐渐茁壮的坚韧。

本文出自《别让负面情绪绑架你》宝瓶出版

 总有挥之不去的坏心情该怎幺办?

【看更多请到博客来】


上一篇: 下一篇: